第5039章孔雀明王坐化


    夜游神也沒有再去多勸金冠公子,他只是提醒一下而已,至于金冠公子是怎么樣的選擇,那就是他的事情了。

     就在夜游神要與李七夜告別之時,突然之間,夜游神臉色一變,長身而起,遠眺天際之處。

     “不好,孔雀大明王要坐化了,大限到了。”此時,夜游神向李七夜一鞠首,說道:“公子,不送。”說著,便騰空而去。

     夜游神去得匆匆,讓明視公主他們都不由為之一怔。

     “孔雀大明王要坐化了。”明視公主不由喃喃地說道。

     金冠公子不由嘆息一聲,輕輕地說道:“算算時間,也到了,大明王的靈元已經碎了這么久了,也是到了坐化之時了。”

     “嗡一一”的一聲響起,在這個時候,在那遙遠之處,突然騰起了無盡的光芒,隨之,光芒向天地擴散,向整個莽荒十萬大山推去,只見光芒照向了莽荒十萬大山的每一個角落。

     在這“嗡”的一聲之中,隨著光芒推來,一股磅礴無盡的力量如潮水一般滾滾而來,在這剎那之間淹沒了整個莽荒十萬大山。

     當這如潮水一般滾滾而來的力量淹沒整個莽荒十萬大山之中,所有生靈都感受到了這一股力量,雖然這一股力量磅礴無盡,但是,淹沒在這股磅礴力量之下的所有生靈都不覺得這樣的力量會鎮壓在自己的身上,反而是一種浸淹在自己身上的感覺。

     在這剎那之間,不知道有多少生靈感覺自己被力量浸泡著一般,就好像是泡在溫泉之中一般,而且,最為重要的是,當這樣的力量浸泡著自己的時候,讓人感覺,這一股力量隨時隨刻都會屬于自己的。

     “嗡、嗡、嗡”的聲音響起,在這剎那之間,那光芒沖天而起之處,浮現了五彩之光,五彩之光緩緩地舒展開來,就猶如是孔雀開屏一樣,浮現于天地之間,那五彩的光焰,似乎要把整個天地給遮蓋住一樣。

     這樣的五彩光焰遮蓋下來,似乎是十分柔軟的羽毛遮蓋在自己的身上,舒服無比。

     “好舒服。”在這個時候,明視公主感受著這樣的一股力量,也都不由為之驚嘆一聲。

     “這就是掌位神的坐化。”金冠公子說道:“當掌位神坐化之時,他們的力量、他們的血氣、他們的大道,都會反哺于莽荒十萬大山,最終歸于這片土地。”

     “好多生靈膜拜。”在這個時候,翦云韻遠眺之時,發現不知道有多少飛禽走獸那怕它們還沒有靈性,此時此刻,它們不是訇伏在地上,就是訇伏在樹上,朝著光荒所散發出來的地方哀鳴。

     “它們也知道孔雀大明王要坐化了,孔雀大明王,乃是萬禽之祖呀。”金冠公子不由低聲地說道。

     “我們去看看,好不好。”此時,明視公主向李七夜祈求地說道。

     李七夜一直遠眺孔雀大明王坐化之地,此時,收回了目光,淡淡地說道:“那就去看看吧,風雨要來了。”

     說著,舉步而行,明視公主他們還不明白李七夜這句話,回過神來,立即追了上去。

     孔雀大明王要坐化了,這樣的事情,在莽荒十萬大山而言,乃是驚天的大事,舊一代的掌位神要坐化了,那就意味著新一代的掌位神要誕生了。

     在這個時候,隨著孔雀大明王的生命之光照耀著整個莽荒十萬大山之時,在莽荒十萬大山之中,許許多多的飛禽走獸都停了下來,飛禽停在了樹上,走獸趴在地上,向孔雀大明王哀鳴。

     而那些已經成道的大妖怪物、妖王巨獸,也都向孔雀大明王致哀,至于那些信奉羽神位的妖王巨獸,此時此刻,都紛紛前行,趕往孔雀大明王坐化之地,他們要在孔雀大明王坐化之前見到一面。

     孔雀大明王乃是羽神位的掌位神,任何信奉羽神位的妖王巨獸,在自己掌位神坐化之時,都會為他送行,都會見他最后一面。

     更何況,孔雀大明王乃是莽荒十萬大山之中最有雄才偉略的妖王,在他的牽制之下,在這萬年之間,莽荒十萬大山一直都很少沖突,使得六大妖神位相處也算是和睦,所以,孔雀大明王一直以來都受到許多的妖王巨獸愛戴。

     所以,對于許多的妖王巨獸而言,那怕他們不信奉羽神位,在孔雀大明王坐化之時,都想去送他一程。

     所以,在這個時候,在莽荒十萬大山之中,四面八方,有許許多多的妖王巨獸向孔雀大明王坐化之地涌去,都去為孔雀大明王送行。

     孔雀大明王坐化之地,乃是羽神位所在之地,那里,是一棵巨大無比的參天大樹,這一棵參天巨樹屹立在那里的時候,周圍的許多大樹都一下子顯得渺小無比,這樣的一棵參天巨樹,在整個莽荒十萬大山之中,也是排得上字號的,它就像是一座巨大無比的山峰屹立在那里一樣。

     在這個時候,在這參天巨樹之上,散發出了五色光芒,就好像是巨大無比的孔雀開屏一樣,十分的壯觀,也是十分的美麗。

     在這個時候,孔雀大明王就坐在那里,他全身散發出了五色光芒,看起來充滿了活力,讓人無法想象,他已經是一位要坐化之人。

     孔雀大明王,看起來像是一個中年人,整個人有著無上神威,只不過,他全身的神威都在收斂,沒有凌壓天地的氣勢,整個人看起來返樸歸真之感。

     在這個時候,所有人一看到孔雀大明王這個模樣,都不會相信,此時此刻的孔雀大明王竟然是要坐化了,因為此時此刻,他整個人看起來充滿了無窮的活力,這樣的一個無窮活力的人,怎么可能坐化呢。

     面對著自己要坐化之事,孔雀大明王也沒有任何害怕,沒有任何恐懼,是十分平靜地面對著這一切。

     在孔雀大明王的身旁,有一只兇勐無比的禽王之王屹立在那里,他就是莽荒十萬大山之中最為兇勐的冷眸天鷹。

     當冷眸天鷹站在那里,他的冷眸一掃而過的時候,任何妖王巨獸都會直打哆嗦,全身發軟,甚至是直接跪倒在地上。

     與冷眸天鷹相比,孔雀大明王反而給人一種溫潤的感覺,冷眸天鷹實在是太兇勐了。

     在冷睥天鷹與孔雀大明王之間,跪著一個小女孩,在這個時候,這個小女孩低聲哭泣著,時不時倔強去抹干自己的淚水。

     在這一株參天巨樹之下,不知道已經跪拜著多少的妖王巨獸了,所有的妖王巨獸飛禽走獸,都是前來為孔雀大明王送行的,他們都要在孔雀大明王坐化之前,見孔雀大明王最后一面。

     此時此刻,所有的飛禽走獸、妖王巨獸都垂下了頭顱,為孔雀大明王哀思。

     除了前來為孔雀大明王送行的妖王巨獸之外,在這山巒之間、森林之中,也有不少的修士強者在遠遠眺望著這一切。

     因為他們也從來沒有見過掌位神坐化的景象,他們也是來看看,開開眼界。

     此時,李七夜帶著明視公主他們也趕來了,他們站在一座山峰上,遠遠地看著孔雀大明王即將到來的坐化。

     “那不是小雀兒嗎?”看到孔雀大明王身旁跪著的小女孩,明視公主不由十分吃驚。

     不僅僅是明視公主吃驚,連金冠公子、翦云韻他們也都十分吃驚,他們也都沒有想到,小雀兒竟然與孔雀大明王有關。

     “難道是孔雀大明王的徒弟,或者是女兒?”翦云韻不由猜測地說道。

     明視公主不由瞅了金冠公子一眼,說道:“大公雞,你不是莽荒十萬大山的萬事通嗎?怎么小雀兒是出身于孔雀大明王這邊,你都不知道。”

     “我什么時候成為了莽荒十萬大山的萬事通了。”金冠公子不由苦笑了一下。

     盡管是如此,金冠公子在心里面也是十分吃驚,在游學宮的時候,就認識小雀兒氵但是,他從來沒有感受到小雀兒身上有莽荒十萬大山的氣息。

     更讓金冠公子吃驚的是,小雀兒如果是孔雀大明王的女兒或者弟子,那么,她為何能離開莽荒十萬大山呢。

     “時間差不多了。”在這個時候,孔雀大明王含笑地說道,說著,他身上的光芒更熾熱了,五色的光芒照亮了整個天地。

     在這個時候,聽到“轟、轟、轟”的一陣陣轟鳴之聲不絕于耳,只見孔雀大明王身后竟然浮現了神獸碑。

     “神獸碑。”看到這個神獸碑的時候,不少妖王巨獸、修士強者也不由大叫一聲。

     但是,當仔細去看的時候,才發現,這不是神獸碑地真身,而是屬于孔雀大明王的神獸碑,因為在這神獸碑之上,也就是在羽神位之下,有了孔雀大明王的烙印。

     “轟、轟、轟”在這個時候,天地轟鳴,隨著孔雀大明王的神獸碑浮現的時候,在天地之間,浮現了五座神獸碑,這五座神獸碑都環繞著這一棵參天巨樹。

     在這五座神獸碑之前,都有一張神椅,但是,只有三張神椅之上坐有人。